给成龙卖咖啡……这个象山80后携手名人明星打造-新物种-给成龙卖咖啡……这个象山80后携手名人明星打造-新物种-

给成龙卖咖啡……这个象山80后携手名人明星打造”新物种”
  今年暑假,古装悬疑剧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火遍了大江南北。就在这部“良心剧”的收官之际,闲鱼平台开启了一场24件服装道具的公益拍卖:马伯庸签名的“长安舆图复刻版”,主演易烊千玺在剧中用过的茶杯、穿过的青色道袍……引得“种草”的网友纷纷前来“秒杀”,甚至一件道袍拍出上万元。  这场“义卖”的背后,有一股来自宁波的力量在神助攻——坐落于象山影视城的宁波星镇品牌管理有限公司,正是这次活动的总策划。  “星镇”是一家致力于明星创业者的孵化平台,成立短短一年,已成功吸引成龙、吴晓波、林依轮、吴尊等30多位名人明星“入驻”,还刚刚斩获了宁波市“电商武林大会”初创组冠军。  “星镇”究竟有什么来头?它为什么会选择在宁波落地生根?在当前存量经济的搏杀中,这种“明星赛道”创业给了我们哪些启示?  A  关注“明星创业”  谈到星镇,不得不提及其创始人曹欢——  黑框眼镜、披肩长发、牛仔裤……这名80后象山青年张扬的外表,在中规中矩的宁波人眼里略显“另类”。  事实上,曹欢也确实不是一个“安分”的人。2007年从日本留学归来至今,短短十一二年,他就有过好几段跨界创业的经历:曾在杭州做过外贸,涉足过电商,又与吴晓波合伙搞过企业培训,还在北京中关村做过投资人。更让人艳羡的是,他还是李连杰与马云创立的弘扬传统文化品牌——“太极禅”的大股东之一。  如今的他,在企业创始人、投资人和合伙人之间频繁变换着各种角色。据天眼查显示,他的名字共出现在34家企业关系图中,其中由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就有16家(目前3家已注销),其他均为股东或担任高管。  曹欢笑称,自己是个“爱折腾”的人,一直喜欢挑战前人未做过的事。四年前,他在杭州的“橙墅教育”从事电商培训时,第一次接触到艺人创业,并参与孵化了“林丹内裤”“孟非小面”和潘长江的“潘掌柜白酒”等明星创业项目。  曹欢渐渐发现,有意创业的明星,比他想象的要多得多:过去,大众看到的都是明星为品牌做代言,但当明星的影响力大了,就会萌生“出来单干”的创业念头。  “明星,是一个特殊的创业群体,但他们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,非常需要有专业的人来帮忙打理。当我服务过3个明星创业项目后,就自然想到:随着供应链上下游的积累,能不能发挥平台属性,专门服务于这一群体?”  曹欢敏锐地嗅到了商机。2015年年底,他便注册成立了浙江橙盟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,开始致力于打造明星创业服务平台。2018年,公司更名为宁波星镇品牌管理有限公司,并落户象山影视城。  为什么把项目落户象山,而不是明星资源更丰富的“北上广深”?  曹欢说,一方面有家乡情结的因素,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,象山影视城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——这里有大量的剧组和影视公司入驻,每年吸引游客约100万人次。  当曹欢把“用影视城的闲置场地,搭建明星品牌特色街区”的想法告诉影视城管委会时,对方很感兴趣,一拍即合。  B  搭建孵化平台  从诞生伊始,星镇就定位为一个“明星创业”的孵化服务平台。  很显然,这个平台的核心资源是明星。可是,从哪儿去联系那么多明星,而且还得是明星本人有创业意向,而不是经纪人?  曹欢给出的答案是“六度分隔理论”——也就是说,我们最多通过6层关系就可以认识地球上任何一个陌生人。  比如,他结识自创酱料品牌“饭爷”的林依轮,就是通过吴晓波的引荐;而结识成龙,则是通过朋友先对接耀莱影城的一位负责人,再经人牵线搭桥,便和他本人碰上面。  “胡海泉,不仅是歌手,还是一位成功的投资人,我在北京时就和他认识。后来,在洛可可年终大会上,我得知他做了胡桃里音乐餐厅的项目,跟他聊后才知道,他还打算投资奶茶店、日料店。我问他愿不愿意来象山影视城?他同意了。”  就这样,一个个有创业意向的名人、明星进入了曹欢的视线。  在曹欢看来,这些明星创业不再是件神秘的事件,他们也是有想法、有个性的普通人。比如,到哪都是黑咖啡不离手的成龙,就是想通过创立咖啡品牌帮助一些贫困的咖啡豆种植户;而林依轮的创业则是出于“转型”,他对待“饭爷”几乎是全身心投入;吴尊开设健身房也是个人爱好使然……  当然,这些创业明星选择“星镇”的原因,除了曹欢的人脉资源和象山影视城的优势外,更看重该团队的品牌策划能力。  曹欢分享了为演员姜武策划的“武烈白酒”项目——  “按照武哥的‘阳刚硬汉’人设,我给了他3个备选方案:白酒、咖啡、雪茄。后来,我们认为,雪茄消费者都有固定的品牌,而咖啡市场有激烈的头部竞争。而白酒行业尽管已被茅台、五粮液占领,但酒类市场份额很大,一些互联网白酒品牌正在出现定制化的趋势,还是有机会。”  随后,曹欢联系上了重庆一家有着102年悠久历史的酒厂,名叫“诗仙太白”。他一想,李白既是“诗仙”,又是“酒仙”,结合姜武的人设,定能讲出一个好故事。  “现在我们的经营模式,一是品牌代理,在线上天猫、线下影视城拓宽明星产品的经销渠道;二是品牌孵化,为明星寻找符合人设的品类;三是做股权投资。”对于曹欢来说,最能带给他成就感的,自然是“武烈白酒”这类“从0到1”的挑战。  C  站上“新风口”  “我相信,我们当下正踩在一个风口上。在明星创业领域,目前还没有垂直的服务商,我们在成为首家的同时,也有希望做大做强。”曹欢在接受东南财金记者采访时说。  的确,今年各大平台就竞相开启了明星电商的布局,越来越多的明星成为短视频直播间的“生力军”——  5月,面向下沉渠道的拼多多“牵上”快手,郭富城、柳岩等明星纷纷携手快手主播,让5万套的某品牌洗发水瞬间“秒空”;  7月,阿里发布了一场“启明星计划”,吸引包括李湘、王祖蓝在内的100多位明星成为淘宝直播的“KOL”;  抖音、京东plus,都在宣告着“明星电商”元年的到来……  在曹欢看来,无论是明星创业还是带货,本质上都是一种“流量经济”。在“获客难”的今天,电商巨头们无不希望能将明星自带的巨大“私域流量”,转化成平台的“公域流量”。这样一来,明星的商业价值,将不再仅体现于传统的品牌广告代言,而是将自带流量快速变现。  “目前,抖音、快手以及直播平台的知名主播,往往不是明星,而是一些‘草根’内容创业者。但现在的趋势是,许多草根‘网红’都想朝艺人方向走,甚至不惜砸下重金上娱乐节目。而一些影视明星,反倒羡慕网红主播们的带货能力,也有转型做内容创业的意向。”曹欢说。  然而,光靠明星本身的IP,却不懂视频平台的算法玩法,根本不可能做到“躺着数钱”。正因如此,曹欢下一步也打算为明星直播打通渠道。  “我们嫁接了象山影视城这一非常好的平台,可以依托本地的场景硬件资源,和影视娱乐的节目渠道,吸引一批中上级的MCN机构入驻。以后若有明星想做直播,可以借助影视城的拍摄场地,连一些群众演员都可以参与。”曹欢说。  在这个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的时代,曹欢和团队在电商运营时,同样少不了在推广上“砸”下重金,比如在微博和闲鱼向粉丝“种草”、在天猫平台提升竞价排名、同各大视频网站合作……  不过,明星创业也需要一个适应市场的过程。目前,天猫“星镇旗舰店”已拥有1万多名粉丝,30多个明星入驻,其中销量最高的产品是成龙挂耳咖啡,月销超过1000件。  D  “新物种”未来可期  从星镇的诞生中,我们不难发现,在影视明星资源方面,宁波并不具有先天优势,但是星镇的成功在于做到上下游的资源整合,而作为“明星创业”赛道垂直领域的先行者,更有广阔的想象空间……  都说,宁波这个地方,有先进制造基因和外贸基因,但是地理上的辐射面不够大,缺乏专业的人才和投资机构,很难形成大平台和大流量经济。  但是,星镇的出现,为宁波企业在细分领域差异化发展提供了一条新的路径。  其实,近年来,宁波在C端产业也不断涌现类似的“新物种”,像基于“互联网+渔业”的综合服务平台“海上鲜”,便是利用云计算、大数据技术,发挥行业资源整合优势,实现渔民与下游买家点对点无缝对接,成为垂直领域的准“独角兽”。  “我会坚持把星镇做下去,我曾跟朋友说,这可能是我最后一个创业项目,如果没有成功,也许以后我就会做一个职业经理人。”  如今的曹欢一直保持“空中飞人”的节奏,不仅奔波于北上广深,还试图将日韩乃至全球的明星创业纳入“朋友圈”。  在曹欢为事业“折腾”的同时,我们也希望宁波能充分发挥已有的资源禀赋,诞生出更多类似的“新物种”。  东南商报记者严瑾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